• <progress id="rmcs4"></progress>
    <rp id="rmcs4"></rp>
  • <tbody id="rmcs4"><noscript id="rmcs4"></noscript></tbody>

    <button id="rmcs4"><acronym id="rmcs4"><input id="rmcs4"></input></acronym></button>
  • <th id="rmcs4"><track id="rmcs4"></track></th>
    <rp id="rmcs4"><ruby id="rmcs4"><input id="rmcs4"></input></ruby></rp>
    <th id="rmcs4"><track id="rmcs4"><rt id="rmcs4"></rt></track></th>

      反超《比悲伤》!被耽误的于谦凭什么成为大赢家

      时间:2019.03.2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拼很多


      1905电影网专稿 当整个院线还沉浸在“比悲伤更悲伤”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匹阻挡《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冲击10亿的黑马。片子叫《老师·好》,改过两次名,挪过几回档。按照定律,上映了也是1日游的命运。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影片在第5天票房过亿,并反超“比悲伤”,成了单日票房冠军,并在今天继续连庄。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编辑部里有人问,怎么直到现在于谦才散发出惊人的主角光环,而且能演得这么好?


      我们把时间轴往前调,一直调到1985年。那一年,于谦16岁。那一年,郭德纲12岁。那一年,岳云鹏刚刚出生。16岁的于谦拜了师,师父是评选出来的十大笑星之一,石富宽。


      于谦与石富宽


      12岁的郭德纲可能这时候还不知道,3年后的自己带着“进入体制内,成为专业相声演员”的目的来到北京。岳云鹏自然也不会知道,14年后,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是倒欠工厂300元。为什么要从1985年说起?那时候,于谦还在剧团工作,单位效益惨淡,认识郭德纲前,已经10年没有登台说相声了。在这10年里,他做了一件事,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大专班。


      从电影学院毕业,于谦没有当导演。反而客串了不少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里演片儿警,《海马歌舞厅》里当顾客,《小龙人》中扮书生。


      于谦在《编辑部的故事》里演片儿警


      没有遇到郭德纲,可能于谦早已经转型影视演员,现在穿梭在剧集之中演父亲、书记、下岗职工、知府等等中年人的角色。不过从来没有如果。在郭德纲打造的“人设”中,于谦变成了喜欢“喝酒抽烟烫头”的专业绿叶,衬出了德云社最红的花。



      德云社逐渐成为了最风光的相声团体。风光背后,利益的天花板却是抬头可见。有媒体给德云社算过一笔账:小剧场大概容纳300人,演出票价区间从20元到300元,每周8场演出,满打满算,一年下来德云社的驻场收入不到2千万。曾曝光的德云社演出经纪与演出服务商环宇兄弟公司的公转书似乎也说明了这一点,2016年德云社合作项目总票房收入为2394.41万元,其中环宇兄弟分得票房收入1301.06万元,同期与德云社发生的票房营收为1059.81万元,来自德云社票房的收入占其总分得票房收入的81.48%。相当于德云社2016年商演总票房约为1900万元。


      表格来源:环宇兄弟公转书


      对于这种情况,郭德纲说,不干点别的,怎么养活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呢。首先是商演。2012年,德云社商业演出门票收入在3000万以上。岳云鹏在被师父郭德纲力捧之后,2016年,专场费用涨到了120万。但是,能撑起3000人大场的相声演员在德云社也是10只手指数的过来。所以从德云社早年开始,郭德纲便带着徒弟们拍起了电影和电视剧。


      从相声到影视,成为了整个产业的取向选择。郭德纲自己先是在《落叶归根》《第601个电话》《建国大业》《越光宝盒》里以个人身份客串。


      《落叶归根》与《越光宝盒》中的郭德纲


      2006年,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从此郭德纲和德云社有了作为影片出品方的资格。然后他带着徒弟们一起拍起了电视剧。最早是原名《相声演义》的《窦天宝传奇》,然后便是2010年播出的《知县大光明》,2011年的《我是大侦探》。在这几部戏里,于谦都是配角。《窦天宝传奇》里他演富家子弟梁大元,京中一霸,喜怒无常,是由郭德纲饰演的窦天宝最大的对立面。


      《窦天宝传奇》中的于谦


      2010年,还有德云社及全社之力的电影《三笑之才子佳人》搞笑角色,让于谦留下了“母仪天下”的段子。


      “母仪天下”版于谦


      无论正剧喜剧,于谦都没演过主角。小电君问到了一位和德云社关系颇深的从业人员G。他说了一句大实话:“因为以前没有人找他做主演。”《三笑之才子佳人》成了票房不到800万的“三俗烂片”。直到2017年,在电影发展最迅速的几年里,德云社才推出了自己出品的第二部电影《欢乐喜剧人》



      但是演电影自始至终还是能给社员们带来可观收入的选择。于是岳云鹏成为了过去几年里德云社商业价值最高的演员。他甚至还有了嵌入自己名字的主演电影《疯岳撬佳人》。有人透露,岳云鹏频繁出演电影的原因,也是在帮自己的师父还人情。甚少接受采访的他,在《疯岳撬佳人》宣传期里,终于接受了4家媒体的采访。


      面对媒体,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其实我不是特别想拍(这个电影)。你说我要是拍这个戏,我应该是特别喜欢才去拍对吧?但我是没有办法,我是被动的,剧本我都没看,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去接,我只能去拍。”



      只能去拍的原因有一个,《疯岳撬佳人》的片方,跟师父郭德纲的交情特别好。郭德纲曾说,自己和岳云鹏是二八分,片酬德云社拿两成。电影这样的商品,自然要找商业价值最高的那个人来完成。而在德云社转型企业化,和社员们签合同之后,G告诉我们,于谦仍然没有和德云社签合同。但是,他与郭德纲共用同一个经纪人。


      而从李菁何云伟曹云金这些人从德云社出走后,郭德纲也在着力推出新人,这才有了最近几年的张云雷、孟鹤堂乃至郭麒麟


      张云雷、孟鹤堂与郭麒麟


      相声综艺两开花。所以在力推新人、红人的德云社电影中,我们自然只能看到于谦作为配角或者客串的身影。除了“喝酒抽烟烫头”,于谦的爱好,是老北京的各种“玩儿”。坐拥京郊60亩动物园的他,养鸟遛狗,驯鹰豢鸽跑马才是他平时在忙的事。



      玩儿之余,于谦也仍然惦记着演电影。《老师·好》,便是跟德云社班底聊出来的结果。“这个戏也不是突然想搞,一直就有这心思。”于谦说,《老师·好》从素材积累阶段就一直在跟。


      能做主角,自然是剧本在他手里的原因。G说,这次是他捧着好剧本了。于谦回忆,自己和导演、编剧在一起聊天,聊到了对过去老师的怀念,才有了做剧本的念头。从动了念头开始,又过了一年半,才有剧本的雏形。“不是你们想象概念中,我接了个本子,接了个活儿。不是这样的,是顺理成章的,我就演了。”于谦说。


      在于谦口中,这次合作的也都是关系好的好朋友。导演是自己搭档郭德纲的徒弟,鹤字科的张鹤栾


      此前,张鹤栾执导过《我要幸福》


      但是电影的出品方,似乎与德云社没有太大关系。三只喜鹊文化传媒、华影纵横影业以及骉马影业三家主要出品公司中,成立最早的是2014年建立的三只喜鹊,而华影纵横则是2017年才成立的公司。《老师·好》则是这三家公司首次投资出品的电影。而除了主演,于谦这次还担当了监制的角色。不难揣测,《老师·好》的盘子很有可能是于谦自己一手“攒”出来的。


      那么接下来,于谦还会多拍电影么。于谦这么说:“随遇而安,碰到好本子,碰到自己愿意做的事就做一做。”说的时候,他把愿意做三个字强调了出来。“你要觉着自己太累了,没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再好的本子也不干呢。比如不是自己喜欢的题材,或是不怎么样的事。”这大概是于谦在行业里的状态。


      黄飞鸿之南北英雄
      动作

      黄飞鸿之南北

      一代大侠再续经典

      血战漫川关
      战争

      血战漫川关

      军情紧急命运关天

      火影雄兵
      冒险

      火影雄兵

      火灾场上冲锋陷阵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杨贵妃
      爱情

      杨贵妃

      大唐盛世一代宠妃

      边境风云
      犯罪

      边境风云

      孙红雷恋上王珞丹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